邓恩家的猫

猫活着就是为了迫害邓恩·史密斯。

小橘我不干了(五)

有邓戴要素

梦回

 

一位涂着蓝色眼影、打扮艳丽的女士笑着问道:“这是你的猫?”

她本就面容姣好,有种妖冶的美感,一笑更是不知添了多少风情。有那么一瞬,我被她眼中的粼粼柔波恍惚了心神。

真是美人啊......我几乎移不开目光,却又猛然想起自己是在邓恩的办公室里,不是在马戏团的舞台上。我条件反射地看向邓恩——我并不认识这位女士。

邓恩坐得笔直,闻言恍然答道:“嗯......它只是暂时被寄养在这。”

队长?我疑惑地望着他。

邓恩接收到我的目光,微不可几地摇头。

对面的女士仍在笑着调侃:“一开始我看到它还有些不敢相信,你可不像是会养猫的人......你在那方面不太行,嗯。”她单手托腮,斜斜地靠在办公桌上。

这话怎么听着不太对味......我单方面觉得尴尬

邓恩有些手足无措,灰眸中闪过一丝无奈:“戴莉。”

他清了下嗓子:“突然来廷根......是有什么要事吗?”

队长先生躲得好,就是太直男了......等等,直男是什么?

戴莉的眼神暗了一下,摆正身子和队长谈起正事。

我瞅了个机会逃出了这间令猫尴尬的办公室,窜到隔壁值夜者娱乐室围观洛耀,伦纳德和弗莱斗邪恶。

洛耀看到我蹭到她腿边,面无表情地抱起我放到她腿上,顺便撸了把猫。

伦纳德有些愤愤地看着她:“你打牌还带公司的吉祥物?还让不让人玩了?”

啊?吉祥物?我?我满脸黑线,我好歹也算你同事吧?我喵了一声表示不满。

洛耀:“.......要不给你?”说着就要把我递给他。

......伦纳德,我恨你,洛耀小姐姐好不容易主动抱我一次.......

我威胁性地冲他扬起了爪子,伦纳德很识趣地不再追究了。

这一局洛耀毫无悬念地大杀四方,弗莱和伦纳德抵抗无效,认命地往脸上贴上白条。

下一局还是洛耀抽中了邪恶,开打前,伦纳德不甘心地瞥了我一眼,我甚至从他眼里读出这么一点委屈来。

而弗莱则淡定地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圆润饱满的橘子:“风水轮流转。”

伦纳德微微睁大了绿宝石般的眼睛,旋即笑着冲弗莱竖起了大拇指。

我没意见,洛耀表示无所谓。于是我趴在了弗莱身边。

......

洛耀满意地看着弗莱和伦纳德又往脸上贴了一张白条。

我干脆跑到科恩黎身边看他摆弄七弦琴,把依然面无表情的弗莱和怀疑人生的伦纳德抛在了身后。

科恩黎随意拨了几下琴弦,悦耳的音符倾泻而出。他低吟浅唱起一首清新质朴的民谣。

我用前爪给他鼓掌,年轻人腼腆地笑了起来。“见笑了,小橘你一定听过更好的。”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我摇头,却暗中瞟向伦纳德,明明科恩黎比他更像个诗人,嗯,怪不得队长不给他批费波纳琴的申请。

我又转了一圈,在伦纳德那张英俊的脸上糊满白条前离开了娱乐室。

 

 

 

戴莉正好从队长办公室里出来,看到我,微微笑了一下,眼中却流露出浓浓的失落,但那只是一晃而过。

我怔了一下,飞快地窜进队长办公室,发现邓恩正颓废地靠在椅子上,周身烟雾缭绕,灰眸竟短暂地失去了焦距。

过了好一会他才意识到我进来了,那只烟随之熄灭。

他什么也没说,合上眼,静默在那里。

我担忧地看着他,有好几分钟,我们谁也没有开口,气氛如凝固了一般令人窒息。

本来我是想调侃一下我们的队长先生怎么搞的跟青春期失恋的一样,但这次的事态让我感到有点不同。邓恩身上向外散发出异常的波动,虽然他在尽力调节,但我还是受到了影响,难以抑制地感到一阵低落。

队长先生也不是像他平时表现出来的那般沉稳啊......

 

我叹息着醒来,突如其来的强光刺得我睁不开眼。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褐眸温文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脸上是他标志性的、灿烂而温暖的笑。

他说:“队长,早上好。”

有星光从他的眼中偷跑出来。

 


刚刚熬了一宿的队长先生下意识地坐直身体:“什么事?”

我有些好笑地瞟着克莱恩略显尴尬的神色,他入职以来,没少给值夜者小队找过麻烦。就是可怜了邓恩,一天的睡眠时间越发奢侈,最近更是连原本相对清闲的深夜都要带几个人去克莱恩家附近监视......

克莱恩一本正经:“队长,熬夜对英短不好,这样下去会把小橘的身体熬坏的。”

邓恩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

“嗯,我以后会留意的。”邓恩也一本正经地回答,“不过,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队长先生!别当真啊!他跟你开玩笑的!

我哭笑不得,完全不知道克莱恩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我脑不出来他们是怎么隐蔽地喜欢上对方的啊啊啊啊啊


一些第一卷搬运及吐槽

*有邓克邓提及

*大部分是我凭记忆写的,和原文有出入



初见时的邓恩:冷漠、灰暗、神秘莫测、强大

可以皮,跟受害人小克开几句黄色玩笑

邓恩:我们又不是你的保姆,无时无刻地看着你,连你和女人干什么都看着

小克:根本不在意,只关心自身安危.

邓恩:[想表达小克足够特殊到加入黑荆棘]

能不接受我们的保护而从非凡事件中活下来,你还是有些特殊之处的,比如,好运

小克:?完全没get到自己哪里好运了

邓恩:好吧你就当作一个较幽默的说法.

(对接失败,over)



小克:[尝试在刚认识不久的史密斯先生前装b]

邓恩:[完全没注意到]罗塞尔大帝的话确实充满哲理

小克:[我恨罗塞尔(把后来者装b的机会都夺走了)]

(小克你好好的在你未来上司面前装什么b




邓恩:(意味深长的微笑)而且你需要一个新手杖和新的正装了…

克莱恩:[脸上发烧]好吧

(其实队长就是善意提醒一下,但小克要面子)

我主脸皮很薄(薅羊毛时就不薄了对吧)



克:这是乌龟?(指着梅丽莎的作品)

房间里静了一下

梅丽莎(幽幽地开口):这是人偶…

克(尴尬):好吧,材料的问题…



罗姗:(毫无自觉性地给新同事爆伦纳德的老底)你看这个人转得多快不如我们叫他轮纳德吧

克莱恩:[默不作声地记下]



克:队长,我的线人请求见面balabala

队:好.注意安全

(邓恩注意到小克屁股稳稳地坐在椅上没动)

邓恩(无奈):好吧,正好下午是我监控病人院,我陪你一起

小克:[好耶!](突然就安心了)

(猫猫撒娇成功)



罗姗:[心口如一]队长人很好.很和蔼.也很照顾人,但我有点怕他,总觉得他像我父亲

克:人害怕父亲不是很正常吗?(笑)


队长拉动绳索叫人

邓:(早就知道罗姗在偷懒)没打扰你休息吧?带克莱恩去会计室

罗:[撇嘴]好的



克:我希望他们抓到特莉丝了

罗:特莉丝?那是谁?

邓:(拍小克):进去说

罗:(冲队长背影挥拳,凶巴巴地)队长真是的!

克(暗中):做得好罗姗!



…他们好可爱啊

克&罗:迫于队长威压不敢正面表达不满只好暗中吐糟


邓恩:儿女双全?我还没结婚


[邓克邓的场合]


队长(潇洒地冲克扔出信):克莱恩你的信

克(抬手,想同样潇洒地接住,结果失败):…

克(顺势抬头理了下头发,掩饰地干笑两声):煤气灯还是不够亮啊…

(煤气灯:我招你惹你了?)

克老老实实地拎起信.

[哈哈哈在自己一向尊敬的上司面前丢面子哈哈哈哈小克不用在意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哈哈哈哈哈邓恩他很快就会忘记的]



克(汇报完,欲出门):那队长我先走了

邓:等等.还有一件事.…

二分钟后 

克:好的队长,明白了队长,我走了(转身)

邓:等等,我又忘了件事

克(脸上笑眯眯,心里):咱能一次把话说完不?


后来

克(汇报完,想出门):队长我先走了

然后这人转过身没动,心里默数123

邓(不负众望):等等,还有件事


再后来

邓:嗯,暂时就先这样(因为疲惫而揉额角)呃…(我想说什么来看?)

克:我会忍住好奇,打好报销单,替老尼尔看守武器库(balabala地全说了)队长,没别的了吧?

邓(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呵,得寸进尺克莱恩,越发放肆( )

你不就仗着和队长越来越熟才开始抢答的吗,关爱一下邓恩可怜的记忆力和你上司的面子好吗


一次要出任务时,克莱恩没想起来的封印物邓恩记住了

克:(心里)我去,记忆力还不好他了,我还不如找根面条上吊...

克他就是欠修理(确信)

队长你就宠他吧,宠坏了你负责( )


置顶

这个号专搞诡秘之主的邓克邓

本人是邓厨,邓all邓拉郎混邪人,私以为廷根人人队长遗孀(不是)

我真的搞不动邓戴或戴邓,吃不下官配,算是勉勉强强吧

哪个好心人救救孩子给口邓克邓吃( )

自己的垃圾文不定期更新,但是更完是没有问题的,大概两百年吧( )

邓克邓的朋友扩我!!!qq3036255117

小橘我不干了(四)

(四)邓恩你真是个好人

队长先生在打开新世界大门后,第一反应是拍电报,上报教会,

对,他要把我上报教会。

可以,这很队长。

我又想到团长那不按常理出牌的托付,愁得毛又多掉了几根。

猫猫也是要面子的。我心说,我总不能扑上去大喊队长先生你收留我吧团长她不要我了…吧?

 要不,委婉点?呃,要怎么说?

“队…史密斯先生。”我艰难地开口。

邓恩的灰眸扫了过来。

“团长的突然远行,您是知道的吧?”

邓恩不显山不漏水:“我也是赶到马戏团时才得知的。”

“马戏团的历任团长都是‘不眠者’序列的非凡者。”

邓恩点了下头:“我听你们团长提过,但她并未展开来讲。”

这是怕泄密?我瞟着邓恩严肃的脸色:“但是那个所谓新晋团长,在“晋升”失败前,根本就不是非凡者。”

邓恩的脸色终于变化了一点:“你是想说,这件事还有猫腻?其实我们推断出了这种可能,这件事还在审查中。”

“我的意思是,我家团长是故意的。她应该早就知道她走后马戏团定会出什么幺蛾子,而你们一定会来。”

我木着一张脸,感觉自己的胡子都僵硬了。

邓恩正要说什么,旁边的电报机已开始哒哒哒地吐电报了。我悄悄地探头,打量起电报的内容。

果然我猜得没错,团长就是故意把我扔给邓恩的…呃?可以考虑我加入值夜者?

邓恩拿着电报的手隐晦的抖了一下,然后又去摸索——没用的,你的烟斗被你放在办公桌上,和一堆文件混在一起了……

 “圣堂发来消息,你家团长把你托付给我了。”邓恩揉了下额角,“可以考虑吸收你成为值夜者。”

 “团长小姐去出任务了,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我眼前的绅士放下了电报,灰眸如同古老湖泊般温润而深遂:“Maindarin,你愿意加入我们,成为黑荆棘的一员吗?这只是保护和防止泄密的需要,平时并不需要参与什么委托任务。同时,因为你身份的特殊,非凡事件的情报可以共享。”

嗯,翻译一下就是,你可以在这白吃白喝,但提供情报。而情报么,当然是从团长那得来的。当个通讯员也不错…那团长近来可能会根据我们之间的联系来入梦通知我…我在心里龇了下牙。



我下定了决心,抬眼看向队长先生。

灰眸绅士静静地等待着我的答复,身后有无数光点飞舞,温和眉眼一如初见时,他把我从满地鲜血与污秽中抱起般沉静。



我曾经问过团长,值夜者是一群怎样的人?

团长在一瞬停住了所有的动作,直直盯着我,很久才叹了口气。 

“他们是相守于黑暗的守护者,也是一群可怜虫。” 



“好,我愿意加入你们。”

“欢迎加入。”邓恩温和道,“现在你算是我们黑荆棘安保公司的一员了。”

“现在可以喊您队长先生了吧?”我眨眨眼睛。

“都可以。”他无奈道,“不见外的话,喊邓恩也不是不行。” 

这可是你说的…我偷乐

 “不过,咱们公司的办事手续这么高效的吗?”

邓恩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是说不需要签个字,走个流程什么的吗?

邓恩可疑地沉默了一下。


……



我怀着“果然梦魇的记忆力都不太好”的想法按完了手印,我不会写字,签名只好空着。

但那份合同怎么看怎么奇怪…我忍着笑,看邓恩郑重地将合同收好。

果然,在马戏团待久了的猫很难适应正经的环境……我自嘲着看邓恩起身,戴上他半高的黑色丝绸礼帽。

呃,虽然遮了略高的发际线,但怎么看起来更秃了…和邓恩认识不到一小时的我摸着良心迫害队长,呃,良心一点也不痛。

邓恩向我伸出手:“接下来我将带你参观下公司,认识新同事,熟悉熟悉环境。”

我稳稳地跳到他怀里。

很好!越来越熟练了!我夸了自己一句。

邓恩正要拧动把手,又顿了一下:“对了,还有一件事。由于你已经加入黑荆棘,以后的生活所需花费可以报销。”

我懂,线人,啊不,线猫,呃还是好怪……通讯员待遇是吧,不错不错!总之邓恩你真是个好人!

“谢谢队长!”我无比欢快地答道,尾巴不经意地扫过邓恩的手臂。

“好了,到外面不要随意说话,你是非凡猫的事情也要暂时保密。”他无奈地叮嘱道。

老父亲型上司…我油然想起这个名词。 

“喵。”我只是一只猫而已,我什么都不懂。

邓恩抱着我走出了隔断。

(五)初见

一双明澈的棕瞳好奇地打量着我。

谁?我迷迷糊糊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

他年纪不大,略显青涩;身形稍有些单薄,黑发棕瞳,五官普通中带些清秀,有着浓浓的书卷气。

我疑惑地眯了眯眼,我虽然只在黑荆棘安保公司待了一个多星期,但早就在罗姗小姐姐的介绍下将人认了个七七八八,特别是女孩子们,记得特熟。

眼前的人我却很陌生,但隐约地,我又觉得熟悉。

“咳,克莱恩,简单介绍一下,这是Maindarin,黑荆棘的一员,她能听懂人活,你可以叫她小橘。

我配合地行了个礼,却发现被称作克莱恩的年轻人瞳孔不明显地收缩了一下,眼中的好奇与渴望更甚。

他像是忍耐了一下什么,才开口道:“很高兴认识你,小橘。”然后小心翼翼地伸手,缓缓地撸下了我的毛。

我惊了一下,将疑惑的目光投向邓恩,却没有把身子也挪过去。

谁?虽然很小心,但动作很熟练嘛,你从哪里找来的高手?

邓恩似乎被我的反应逗笑了,灰眸中染上了些笑意:“小橘,这是我们公司新来的文职人员,克莱恩·莫雷蒂。”


哦,是新来的达瓦里氏,怪不得我不认识。

年轻人的眼神闪烁了下,转向邓思:“队长,这是你的猫?”褐眸中浮现出一点小小的疑惑。

“嗯,只是暂时寄养在我这。”邓恩似乎恍惚了一下,随即又自嘲地笑道:“但我从前没养过,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有时会很头疼。

邓恩,你也知道…作为一名三十多岁的单身直男,不对,老派的鲁思绅士,猛地多了只活蹦乱跳的猫要照看,确实有点让人头疼。特别是,邓恩的记忆不好。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曾经因为出任务而把我关在家中一天一夜,没留一点清水和小鱼干的惨烈经历…

还好家里有足够的存粮,不然他回来时要么看见满地碎玻璃,要么是摊死在客厅的小橘。

真是的,即使是猎人序列9的非凡生物,该吃的一顿也不能少。

呃,其实那次邓恩回来后看到的比那好不了多少,毕竟我为了翻粮把本来整洁有序(因为他就没用过几次)的厨房搞得一团糟。

我躺在地上,睁着眼装死。

邓恩先是担忧,而后沉默,再而后自责,痛思前非,表示不会追究厨房的责任,并承诺下次不会再犯。

然而那天晚上我就做了噩梦

你们梦魇一个两个都这么口是心非的吗。

我在一旁痛心疾首的同时,邓恩和克莱恩已经就“如何不把猫养死”开展了亲切友好的交流

“其实英短挺好养的,特别适合绅士,它们一般比较有心,不会主动打扰主人,短毛也非常好打理,一般一年洗一次就可以了…”克莱恩两眼放光,滔滔不绝。

“嗯嗯,这样啊。”邓恩丝毫没有上司的自觉,此刻正略略前倾,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

不知为何,我夹在越来越近的两人中间,总有种不自在的感觉。

还好这种令猫尴尬的情景并未持续多久,邓恩及时地道谢:“克莱思,谢谢你的分享,我想我对如何养猫有了新的进一步的认识,在这方面,我以后还要多多麻烦你。”他轻轻点头,好像克莱恩做了多大的贡献。

“哪里哪里,能帮到队长我乐意至极,”克莱恩连连摆手,眼底透出隐隐的喜悦。

看得出来,他很满意能派得上用场,就连走出去的背影都挺拔了几分。

…虽然但是,他真的好可爱啊。

邓恩目送着他运去,嗅了下烟斗,道:“克莱恩是涉及非凡事件的幸存者,有专业的历史学知识,吸收他成为文职人员是封锁消息,也是一种保护。”

我不着痕迹地瞟了邓恩一眼,接口道:“嗯,我觉得我应该高兴我们黑荆棘多了一名资深养猫者。”我健康地活下去又有保证了。

邓恩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我对他还是很看好的,能从一起官方非凡者未插手的非凡事件中存活下来,他还是有些特殊之处的。

我来了兴趣:“什么特殊之处?”能让邓恩看好的?

邓恩轻笑:“比如,好运。”

好运?这是挺特殊的……我好笑地趴下,看着队长忙碌。

队长先生身上特有的烟叶薄荷与苦咖啡混和的味道袭来,我又有些昏昏欲睡。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我猛然想起刚刚那个有些青涩可爱的年轻人给我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了:

我曾经在邓恩的身上闻到过那种味道。

当时我甚至认为队长先生外面有猫了。

怎么,克莱恩家里还真养了一窝猫猫?

我疑惑地睡了过去。


—————————————————————

因为不确定自己还能蹦跶多久,所以更了很多存稿……呜呜呜我竟然没弃坑




小橘我不干了(三)

我又滚回来了……努力更文中



(三)队长先生开启了新世界 

我刚刚做了什么?马戏团的习惯真可怕。

 伦纳德的表情变得十分精彩。

“不是吧,真能听懂?”伦纳德一脸不可置信,“是因为魔药的缘故吗?”

 有一部分吧,我琢磨着,是魔药开了我很大一部分灵智。

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团长的无私教导。

 谢谢团长。我在心里咬牙切齿。

队长先生倒是很快收敛了表情,但语气中还是带着几分惊讶:“也可能是它身为头牌的原因,能听懂很正常。”

队长先生你可真懂我。我投了个赞许的眼神。

队长嘴角微不可几地抽搐了一下,我觉得他可能是接受到了我的意思。太好了太好了,队长先生你很上道嘛。

我满意地趴下,看两人又交流了一会儿,伦纳德接受了暂时封锁消息和看守相关人员的指令出去了。

队长先生熟练地用烟叶填满烟斗,似乎是想凑过去嗅一下,但触及我的目光,又默默放下了。

“你其实不但听得懂,还会说对吧。”他的灰眸映出了我僵硬的身影。

说对了,我就是由团长培养出来的天才猫猫!我差点习惯地行个夸张的礼捧场,但是又蓦然反应过来。

不对,我不是我没有,我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之前也没认识队长先生,他怎么可能知道! 

“别忙着表示,你的团长作为“不眠者”途径的非凡者,不可能和值夜者没有联系。”他双手交握,将手时轻轻搁在办公桌上,双手轻抵住下巴。 

这是一个极有压迫感的姿态,一般情况下,这表示对方是一个冷静思考且从容不迫的领导者,正旁观局势,或是我像现在这样施压,等待一个答案。 

用心理战术?不好意思,我只是一只猫,心理战术于我说来说没有用。

团长这个死叔控怎么会不认识这样一位帅气 持的绅士,虽然发际线高了点,咳,应该说她怎么认识值夜者队长我却不知道这件事… 

要么就是…他在诈我,试图弄清楚我没有没有威胁…

“喵。”我摆了下尾巴,算作回应。

其实也不排除团长她知道邓思但仅仅是了解,然后顺带忘了的可能性…梦魇的记忆都不太好……

邓恩·史密斯眯了下眼,继续道:“我和你的团长只是恰好有几面之缘,她作为圣堂的下派人员之一,在到达女神辖区后,不会不了解当地值夜者。”

唔,他的意思是,我和你家团长认识,你可以信任我?


“呵呵,梦魇的记忆都不太好,她很有可能是忘了想醒你这点,相信你深有感触。”


不,她不是忘了,她是压根就没想过跟提这档子事.…我突然就想打个哈欠,她和值夜者有联系我毫不奇怪,毕竟三天两头就有几个神职人员往团长那里跑,这事放在一个马戏团团长身上可不常见。

团长即使不说,我用我的猫爪子想也知道团长肯定会跟当地值夜者有联系,至于是仅仅打个招呼还是深入交流我就不知道了;所以,队长先生说的是真话,而团长就比较微妙了,她极有可能认为没必要跟我提这回事。

也是,我只是一只英短而已,为什么要知道这么多,我又不是教会下派人员…

我又挺疑惑,团长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要出门旅行,甚至想让位于贤(?)她不把我带走也就罢了,连防范我被官方非凡者注意都没有的吗?

等等,突然要旅行,故意不设防,没把我带走…再加上她是教会下派人员,马戏团在值夜者的辖区…她是故意的吧?她一定是故意的吧?!

原来你就等着值夜者找上门把我带走的?你信任值夜者可以,但你能不能换个正常点的托付方式?

好吧,以我的情况根本就不能正常托付。

我在心里翻了个很大的白眼。

我看了眼面前严肃的队长先生。

好吧,是友军,我也懒得装了。

反正团长没设防,都是她的错。

“队长先生,这么喊没问题吧?”我试探着说。“我确实会说话,嗯,我叫maindarin,您可以喊我小橘。”还是要矜持下,我总不能说团长把我扔给你照顾了吧…

“没问题。不用太拘谨,我是邓恩·史密斯,廷根值夜者小队队长。”

灰眸绅士温和地笑道,但下一秒笑容就僵硬了起来:“你真会说话?”

哎呀,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呢,队长先生。


我:我有罪,我竟然馋队长身子。( 叔控女孩枯了)

太太: [涩图]


评论:哦哦哦哦好se啊我可以


太太: [克邓车文字]


我懂了,是我不够变态。


我:三刷第一卷后我竟然想吃邓戴伦克混邪,我有罪我还想带上弗莱一起。。。(等等放过福来小可爱!)

太太1:邓戴伦克混邪有车


太太2: [阿兹克x弗莱]


太太3: [廷根组大三角邓伦克]


评论:好耶再多来点


廷根人均队长遗孀





我悟了,是我不够混邪。





我沉思了一分钟


我,一个邓克洁癖到底是怎么从邓克到邓克邓再到邓唯最后到邓all的



邓恩你真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确信]

小橘我不干了(二)

*慢热预警,克莱恩是一个存在于传说中的男人


(一)小橘大危机

我,小橘,正处在喵生的紧要关头。

值夜者队长,邓恩·史密斯正用他深邃的灰眸盯着我,已经盯了一分钟了。

史密斯先生我知道你为什么打量我,非凡案件疑似非凡猫,要是我,我也要抱回去研究一下。 

但是同志,这是你的办公室啊,我正趴在你办公桌上你深情对视。一人一猫,超绅士社交距离的深情对视一分钟,影响不好吧?

嗯,我知道队长先生你长得帅,灰眸深邃悠远,除了发际线有点高就是叔控女孩及适龄女士的理想鲁恩绅士……不对跑偏了…但在气场全开的帅气绅士的注视下坚持一分钟,谁顶得住?

我差点被他盯炸毛,用尽全力控制自己才没挠花他的脸。


…才不是因为他长得帅呢喵,我才没受我那个死叔控团长的影响呢,真的。

不眠者序列7,梦魇,我活腻歪了去得罪他…而且这位梦魇先生给我的感受比同序列的团长还要恐怖,他到底序列几?

都怪你啊团长连这种知识都拿来吹牛皮,鬼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观众小姐你要好好管管她…

我在心里疯狂吐糟,面前的队长先生却只是又盯了我一会儿后移开了目光,转而去打电报。

呼,我松了口气,虽然他没放弃牵制我,但我总算不用面对他的死亡注视了。

(后来我才知道,有位还不是非凡者的年轻人在他的“死亡注视”下毫不畏缩地坚持了一分钟,少年你很勇嘛)

有点小疑惑,队长先生他一直没对我进行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是谨慎还是心善?亦或两者都有?

我瞄了眼正在忙碌的队长先生,莫名觉得后者可能性偏大。

好吧,走一步算一步吧。


(二)好可惜啊伦纳德

队长先生已经发好了电报,正小口啜着咖啡,眉头紧锁。

咚咚咚。是敲门声,我悄悄竖起耳朵。

“请进。”是醇厚温和的男声, 我瞄了队长先生一眼,发现他早已调整好状态。

随着门吱呀一声,我的眼睛里又重新燃起了光——略显凌乱美感的黑发、如碧绿宝石般漂亮的眼睛,还有一一

“队长,我去审问了马戏团的人… 呢,它也在?”

超啊,怎么不是女孩子。光没了。

“伦纳德,不用在意它。”哦叫伦纳德啊。

“呃,可是…好吧。”伦纳德简要地介绍了马戏团的情况,我在一旁直打哈欠。

最后,伦纳德顿了顿,艰难道:“队长,我还听说,这只叫 Maindarn的猫,它不但喝了序列9的“猎人”魔药,还懂赫密斯语和鲁恩文… 

“换句话说,它有可能听得懂人活。”绿宝石般的眼眸往我身上瞟了几眼。

太没想象力了同志,我不但懂我还认识,甚至还能说……

队长先生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像是马戏团的观众得知我是头牌且会很礼貌地向女士们行礼时那种带点探究味道的眼神,但他的眼神里又有多了点东西,我看不懂。 

“真的?能交流吗?” 

“是马戏团头牌,应该能会一点。” 

“它很聪明。”伦纳德又补上一句。

哎你要是女孩子我就害羞了…对了,团长说过什么魔药可以由男变女来着? 

小橘陷入了思考。

队长先生看着我的眼睛:“Maindarin,你能听懂吧?懂的话就叫一声。”正在回忆魔药知识的我忽然被点到大名,大脑一片空白。

梦魇熟悉又令人心安的味道传来,我下意识地喵了一声。

队长先生的表情变得一片空白。





给小橘个评论啊喵



小橘我不干了(一)

summary:是一只内心戏巨多且热爱吐槽的英短在黑荆棘的日常 

邓克向,吐槽向,没有刀可放心食用


这是一个设,一个楔子 


我作为一只有逼格、会识字、能交流的猫猫,完全有能力回答以下三个终极哲学问题:

一.我是谁

我是maindarin,大家都叫我小橘,因为我喜欢橘子的味道比猫薄荷更甚。

我是一只英短,女孩子,但我一直被当作绅士培养而且更受女孩子们欢迎。我本猫也很喜欢女孩子~

二、我从哪里来

 我原本是鲁恩巡回马戏团团长的猫,她是“不眠者”途径的非凡者,却十分任性地给我灌了一瓶序列9的猎人魔药,我也因此被当作头牌培养:被迫学赫密斯文和鲁思文,被迫尝试说话。

我叫得最熟的一个单词是“Help”,我相信你应懂得为什么。

由她亲身培养,我深得沙雕吐糟真传。

三、我要到哪里去 

团长和她观众途径的媳妇跑了(出门旅行),结果新晋团长晋升失败,值夜者来处理现场,我被其中一个灰眼睛的值夜者队长,邓恩·史密斯抱走了。

我总觉得自己非凡特性不保,喵。

我可能会去…嗯?黑荆棘安保公司?什么鬼名字?好吧我泪洒黑荆棘。



有人想看就发后续(瘫倒)